132邮箱 我的人生其实并不是我的人生啊

新狐网 2018-10-24 21:05:25


1

见信好,正在看信的这位朋友,

我坐在一辆从南往北开的火车硬座车厢里头,今天凌晨两点的时候,我正刚刚从一场很浅的睡眠里头醒来,腰酸腿涨,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睡了。

我打开手机百无聊赖翻看,然后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

看完这个故事,我就被一些情绪吞没了,同情?难过?害怕?我也说不明白,然后我打算不再看手机,靠着窗户开始平复我的心情。可是没一会我还是忍不住看,这个故事有巨大的魔力,尤其是塔台和理查德之间的对话,我无法控制地陷入其中,甚至不自觉地代入自己。接下来我安静地哭了,非常克制地。直到擦泪用完我包里不多的纸巾,我才放下手机,继续闭眼假寐,过了很久,我大概也真的睡着了。

快到五点的时候,我又醒了,一开始脑子晕的,没多久我恢复了一点之前的记忆,为了确认是不是梦,我打开手机又翻出来这个故事,注意到一些更多的细节,还附带把所有评论都看完了,更难过了。这次没有纸巾也没办法阻止我了,我又开始哭,还是没有声音,只是用手擦多了几次后,眼睛周围有点疼。这次打断我的是广播响起的即将到站的通知,我知道我该收拾包,还有把箱子从架子上拿下来了。

几个小时后总算回到寝室,舍友还没来,我收拾行李,洗澡,洗衣,这些进行完,我很累了,尽管头发还没完全吹干,我还是选择躺倒床上去,事实上,我睡不着,那怎么办,玩手机呗,鬼使神差地,我再一次点开这个故事。结果也想得到,我一个人在屋子里,擦泪得纸巾也有,多么适合哭啊,而且是嚎啕大哭那种。我没错过这个好机会,刚好就这么做了,顺便没忍住转发了这条新闻到朋友圈,发完继续哭。嗯,这次哭得很爽。哭得差不多了。我好像有点明白我为什么哭了,但是我沉陷其中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BY 青和

NOON回复:

青和你好,

我看那个西雅图年轻人的故事将访问后,也被深深打动,每个人,都会在某个片刻突然觉得迷惘,不知道将走向何方。就像是《红楼梦》里贾宝玉说的,谁与吾游兮,吾谁与从;又有点像电影《你的名字》中所说的黄昏时刻,会有一些超出于寻常的感受。人在那一时刻会变得异常敏感。

我曾试着以小说的方式,想象西雅图那个年轻人的生活。生活都会有庸俗、琐碎的一面,有些人面对得多,有些人面对得少,有些人更能承受,而有些宁可玉碎不愿面对。这里没有对错,只有个体在感受力和承受力上的差异。

西雅图的那位年轻人,他的感受力超常,他需要把庸俗和琐碎转化为一种死亡的诗意,以此来对抗无边的虚无,但我觉得,除了感受力,漫长的生活中更重要是承受力,或者说,一种在琐碎的日常中寻找、发现惊喜的能力。这种能力,可以帮我们完成对庸俗的超越。这不是心理安慰,而是一种底色和基础。

在空中盘旋的西雅图年轻人打动我们,是因为他选择了一种残酷同时又极端浪漫的方法来面对日常。

我们在同时面对大千世界的壮美、温柔、琐碎和无聊……能感受到这些,是一种福气,能面对和承受,则是一种能力。

正午 66